一下子七嘴八舌就说开了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9 09:04    次浏览   

8月28日,记者落脚广西壮族自治区田林县洞弄村采访。村民得知记者为“甘蔗”而来,一下子七嘴八舌就说开了。

当记者问到今年榨季快到了有什么打算时,这些种蔗大户又七嘴八舌说开了:

2012年4月20日,田林县人民政府发函给富民公司,称富民公司没有能发挥企业管理团队的作用,企业融资决策不当,诚信较差,致使企业发展步履艰难,收效甚微。截至2012年3月20日,富民公司负债总计约3.663亿元。公司支付欠款的资金无法筹集,增大了蔗农贷款种蔗的风险,并引发社会不稳定隐患。田林县政府希望富民公司尽快与广西农垦糖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商谈合作投资事宜,彻底解决企业出路问题。否则,田林县政府将对富民公司提出解决糖厂其他问题的请求不予以支持,并启动第二个糖厂的工作。

在这种困境下,蔗农还对老曹满怀信心、赞扬有加的主要原因很简单,说老曹为蔗农修甘蔗路、送化肥、送农机、送柴油、亲自到蔗区了解蔗农的生产生活,带领蔗农脱贫致富。蔗农还说,老曹不容易,老母鸡下了蛋不得孵小鸡,难受。

田林农村信用社也表示,富民公司只要有资产抵押,将随时给其贷款。

“还有两三个月就开榨了,甘蔗的后期维护费用还没有,怎么办?”

为解决急需的资金问题,富民公司曾求助于多家银行和担保公司。但由于与东方先导糖酒有限公司存在买卖、担保合同纠纷,富民公司资产大部分被法院冻结。尽管多家银行都曾同意借款,但都因没有担保手续和抵押物无法落实贷款。

对于富民公司而言,2012年是一个分水岭。此前的3年企业快速发展,但2012年屡遭官司缠身,资金周转困难,田林县政府对富民公司的态度也出现了转变。

对于欠农民的蔗款,富民公司介绍说,主要是田林县连续两年大旱,甘蔗大部分失收,导致富民公司两个榨季生产量不足,新糖厂处于磨合期,生产利润微薄。同时,这几年富民公司为了扶持蔗农的发展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一时资金池枯竭。

富民公司董事长曹立秦表示,连续大旱并不是压倒富民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富民糖业股权4.9亿,固定资产5个多亿,与债务相抵仍然有6个多亿的资产可以用来抵押贷款。如果富民糖业的资产负债率达到65%,就不欠农民的钱了,这样所有的债务都能还清。

老曹名叫曹立秦,是田林富民糖业有限公司董事长。2007年3月13日,通过政府招商,出资3.3亿元建设蔗糖原料蔗基地和技改日榨6000吨蔗糖加工厂。2007年4月起,田林县政府大力发动群众种植甘蔗,自治区政府将富民糖业列为重点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目前该县种植甘蔗面积达到了22万亩,甘蔗生产已成为该县农民增收、增效的重要支柱产业。可是,糖厂建成投产3年来,因各种原因连年亏损,不仅欠下政府、蔗农等巨额债务,还屡遭官司缠身,企业发展陷入僵局(本报2013年8月17日曾作报道)。

8月29日,田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陶国铭接受了记者采访。对于2012至2013榨季,田林县政府曾下发没有盖公章的公开信的事,陶国铭称,企业开榨前应该做好资金、工人、技术、设备等准备,但富民公司资金准备不足,除了拖欠蔗农蔗款等,还被举报拖欠员工2012年4月至12月工资600多万元,涉及员工人数641人,致使职工人心涣散,到位率低。此外,富民公司使用的锅炉没有经过技术监督主管部门的检验,存在安全隐患因素不能使用。为保障广大蔗农合法权益,县政府下发公开信,组织原料蔗外调。

蔗农说,2013至2014榨季已迫在眉睫,不管当地政府与企业有什么“摩擦”,如果再这么折腾下去,真正受伤害的还是蔗农。希望地方政府真心为我们蔗农做些实事。(报记者莫小松)

该村一名负责人说,全村2300多人,80%农户种植甘蔗,达7000多亩。其中有一户种了3000多亩,被称为种蔗大户。今年甘蔗长势比去年好,如果按每亩产量平均5吨,每吨475元(运到本县糖厂)计算,该村年产甘蔗就达35000吨,总产值达1660多万元,人均产值7200多元。如真能顺利实现产、供、销,村民会过上很好的生活。

“自己有糖厂,路又近,又安全,价格又好,非让我们拉到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地方去受气,真想不通。我敢说95%以上的蔗农都愿意把甘蔗拉到县内糖厂。”

2012年9月18日,田林县政府再一次发函告知富民公司,如不在2012年10月20日前全部兑现拖欠蔗农各种款项5438.66万元,政府将在2012至2013榨季组织所有原料蔗外调。2012年12月31日,田林县政府宣布解除与钦州市大直林产化工厂签订的《田林县糖厂技改投资协议书》,称富民公司经营管理混乱,诉讼纠纷不断,经营状况严重恶化,完全丧失商业信誉,给田林县社会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严重影响。

对于引进第二家糖厂,其实田林县政府也知道是搞重复建设,违反产业政策。曹立秦希望政府能够继续给予支持,撤销“两个函告和一个通知”,协调担保公司释放抵押物,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在采访交流中,上仁村的种蔗大户来了,中屯村的种蔗大户也来了,后来陆陆续续来了七八个种蔗大户。据统计,这七八个大户总共种蔗10000多亩。在他们争先恐后的发言中,记者大概捋出了蔗农所反映的几个关键问题:“老曹人很好”、“我们亏不起”、“政府要真心为民做事”。

对于富民公司目前存在的问题,陶国铭表示,制糖企业在田林县是有前途的,但富民公司的问题相当复杂,和企业实力不强、经营管理、市场行情等有关。目前,农民的甘蔗产量越多,政府压力就越大,这也成为政府最头痛的问题,要让所有蔗农的甘蔗都砍下进厂是政府的目标。今年榨季的工作目前正在研究部署。

在内外夹击之下,资金十分紧张的富民公司陷入难以自救的困境。记者实地调查了解到,富民公司是一个异地技改项目,相比广西许多糖厂,设备比较先进,再加上近年来政府企业不懈的努力,田林甘蔗基地也发展成熟起来,富民公司和田林糖业前景还是令人看好的。

2012至2013榨季,大部分甘蔗拉到田阳县糖厂,每吨540元(含运费),说好扣杂5%,后来扣到10%,还被一些司机、烂仔敲诈,这就是坑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种蔗大户说,2012至2013榨季,由于砍、拉、运不及时,至少有600多吨甘蔗干烂,真正成了“干蔗”,损失近30万元。

“我向信用社贷了一百多万,自投二百多万种了三千多亩甘蔗,如果再像2012至2013榨季那样搞,我就死定了。”

对于蔗农反映的原料蔗外调中遇到的困难,陶国铭说,司机坑农、商贩压价的情况是存在的,但这些市场行为在哪里都难避免。客观来说,能在本地糖厂榨蔗是最好的,也有利于县城产业的发展。但县政府现在陷入了两难境地,糖厂是好的,设备也是先进的,但政府要保证蔗农的利益不受损。富民公司现在可谓内忧外患,不仅欠下巨额债务,还背负着十几个官司,准备工作没有做好,就没有办法生产。

“但是,事情往往不是你想象的那么顺。”蔗农说,这两年最头疼的是,甘蔗丰收了不知往哪个糖厂送榨,本来是甜蜜的事业,却变成了苦不堪言的“黄连”。田林老糖厂于2001年破产,我们挨坑了。现在新糖厂建好了,我们还挨坑,真想不通。

一位种蔗大户很激动地对记者说,2012至2013榨季,政府给蔗区发了一张没有盖政府公章的“公开信”,说老曹那个糖厂不行了,已不具备榨蔗条件,让蔗农把甘蔗拉到县外糖厂处理,结果拉到巴马县不要,拉到德保县不要,拉到万林糖厂价格又很低,一车甘蔗拉来拉去都干烂了。一位种蔗大户更激动地说,政府告诉我们已与德保糖厂联系好了,每吨价560元(含运费),拉到糖厂后每吨只给540元,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