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去海南看父母孩子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08 09:30    次浏览   

随着因为时间或是经济条件受限无法到海南和家人团聚的人不断增加,他们自嘲为“裸节一族”,过了一个没有父母、孩子陪伴的春节长假。市民白先生今年36岁,和爱人有一个5岁的儿子,去年年末,白先生的父母将孩子带到海南过冬。春节前,白先生和妻子商量着要不要到海南团聚,“如果去海南看父母孩子,一万块钱都不够用。”二人怎么都觉得不划算,两人只好在家过“裸节”。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冰城老年人和学龄前儿童纷纷加入去海南过冬的“候鸟族”大军,由于各种原因没法去海南与家人团聚的中青年人也越来越多,他们不得不成了“裸节族”。与此同时,也有一批冰城人来回一趟花上小两万元,就为陪父母过个年,他们说父母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春节期间,海南省物价局推出“限价令”,标间最高5000元,但酒店稀缺的标间,让前往海南过年的冰城人不得不重新计算行程的开销。

“有人裸婚、有人做裸官、咱们过裸节。”大年三十晚上,市民李先生约来三位朋友吃年夜饭,李先生和这几位朋友的父母、孩子甚至是妻子都在三亚过节,于是他们只好一起过“裸节”。李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岳父岳母带着2岁的儿子到三亚过冬,孩子的爷爷奶奶也跟着去了。全家只有他忙于工作去不了。

距离过年还有十几天,小胡和丈夫小赵好不容易买到29日飞往三亚的机票,单人往返机票价格6000多元,两个人一个月的工资没了。当天,机场流量控制,很多航班推迟,两人等待了40多分钟才登机。听说小胡的机票3000多元,邻座李大姐替小胡不值,要不是赶上春节,这价钱能坐上头等舱。

记者在哈尔滨市铁路局了解到,由于哈尔滨到海南只有一列火车,因此年前一票难求。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年前去海南的市民特别多,今年出现了哈尔滨到三亚机票脱销的情况。为此,不少市民或者选择错时出行,或先到其他地方辗转乘飞机往三亚。

为陪父母在海南过年,不少儿女不惜一趟来回花费一两万元。

“现在才明白,过节就是过人,家人不在身边,春节也变得索然无味。”李先生对记者说。

到达三亚后,小胡夫妻俩往200多公里外的东方市赶,当晚住进朋友帮忙预订的宾馆,因是提前预订,一晚600多元,省了不少钱。另一拨从哈尔滨来海南的朋友告诉他们,临时入住了一家宾馆,住两天得花5000多元。

少票火车飞机一座难求

不去“裸节族”过年没味

缺钱算经济账小夫妻为难

房贵普通游客难觅低价房

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带着孙辈到海南过冬。春节前,冰城30至40岁年龄段的中青年人也面临着南下团圆问题,但去三亚的火车票出现了一票难求的场面,飞机票更是卖到脱销,不少人因为买不到票不得不取消南下的计划。

1月30日15时30分,两人赶在年夜饭前到了“海东方”一侧的小区,此时,小区院内陆续“回家”过年的东北人,也在从车中向楼上搬运着行李。等不及回家拆包,大纸箱中的五常大米、红肠、山货、甚至冻肉、大葱、土豆、面粉……家家如此。

路费俩月工资扔飞机上了

另一架飞机上的小赵座位紧邻紧急出口,空姐微笑提醒着,千万不要触碰门上的制动开关,几天前飞北京时,一位乘客拉开了开关把手,这个年要在拘留所度过了。

小区的保洁人员对此见怪不怪,耐心地等待在旁边,帮忙收拾废纸箱、包装袋。半小时后,人们家中叮叮当当,传来炒勺敲打铁锅的清脆响动,带着东北特色的年夜饭终于能上桌了。

去全家团圆花费过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