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日晚上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27 07:30    次浏览   

按照广州市的改革方向——明年小升初民校招生也要改面谈,但今年率先试水的外国语学校面谈招生却有很多受质疑之处,比如考试流程上先看试卷再听力考试,口述abcd答案,心算奥数题,这样的“换汤不换药”的应试模式,让家长和考生都很是失望。

据昨天考试的不少民校反映,昨天缺考人数还是不少。以华师附中新世界考场为例,记者粗略统计发现,按原计划83个考场,每考场约能容纳40到60人,但昨天大约1/3到一半左右的考生缺席。除了外校和民校之间的先后竞争有关,也跟民校之间的同时竞争有关。

“孩子目前在小学的成绩是不错,可到了初中就很难讲了。”家长陈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他让孩子报考民校的初衷。他承认很多公办学校也办得不错,但优秀的孩子大都集中在一两个实验班或基地班,而民办学校的学生都是从全市、甚至全省选拔上来的佼佼者,“筛过了一遍”,每个班的学生都不会差。

有家长到了晚上11时才接到学校录取的电话,吐槽道:“太吓人了,这么晚才接到电话,心脏都吓出毛病了,我还以为没戏了呢!海底捞月成功!”;今天凌晨2时,“今夜又有多少孩子在瑟瑟中哭泣!”有落榜考生家长还是伤感地留下了该帖子,因为他发现录取的还是少数,多数人注定是陪考。

对家长们提到的“教育资源不均”、“公办学校不如民办学校”的说法,越秀区教育局的有关负责人并不认同,他说,现在对于户籍学生来说,公办学校学位是充足的;而且随着名校集团战略、学区联动互助机制、教师优化配置等举措的实施,区域校际间的差异越来越小,家长们完全没必要“涌”到某一所民办学校。

记者发现,今年纠结该上外国语学校还是民校的考生不多,只有白云区的第二外国语学校和花都区的秀全外国语学校还没注册,让同时又考中了民校的家长有些纠结,其他城区的大部分家长没有发出这种求助帖了。

为遏制学生民校赶考热,减轻学生负担,广州市教育局也做出了一系列部署:如2016年实施的高中指标到校、目前逐步推进的教师区域内流动制度等等。

29日晚上,“连轴转”三天的广州市小升初招生考试进入尾声,“包抄”最后一天的民校上午考试,晚上放榜,今天一早家长就得领着孩子到学校注册了。跟往年不同的是,由于今年市属区属外国语学校提前录取和注册,大部分考生没有往年那种该选民校还是外校的纠结。

“华附新世界可以查分了,省实天河也可查了,广雅实验公布录取名单了……”29日晚上10时左右,e度小升初教育论坛上开始捷报连连,焦急等待中的考生和家长们终于盼来了结果。看到消息后,大家各自埋头查看分数去了,或刷屏或打电话或查看短信。

“到底是笔试好还是面谈好?”在昨天的民校考试结束后,记者对参加了这两类考试的考生和家长进行随机调查,发现约70%的受访者认为笔试比面谈好。有趣的是,认为笔试比面谈更好的家长,子女都属于成绩优异的尖子生。有家长直言:“成绩好当然希望笔试,有把握一点;成绩稍逊就希望通过面谈,搏一搏印象分。”不过,也有家长看到了面谈好的一面:“面谈能够更好地体现孩子的综合素质、锻炼孩子的胆量,不至于一头扎进书本里。”